1. <form id='uy67ny'></form>
        <bdo id='uy67ny'><sup id='uy67ny'><div id='uy67ny'><bdo id='uy67ny'></bdo></div></sup></bdo>

          • 傻妞

            作者: 陈伟东0752 | 来源:发表于2018-07-12 00:30 被阅读22次

                            傻妞

                        作者 陈伟东

                            1

            傻妞在村子废弃的工厂里面被人谋杀了,派出所民警怀疑我是杀人嫌疑犯,理由是有人亲眼目睹我曾经在工厂附近鬼鬼祟祟得出现过。

            这纯属是无中生有的污蔑,我嚷嚷着要跟那个目击者当面对质,民警却面无表情地询问我死者遇害时我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人可以为我证明?

            我顿时哑口无言,情愿被冤枉。白玲很难为情地对民警说那个时候他和我在酒店房间里面睡觉。由于我和白玲是情侣关系,白玲的证词有袒护嫌疑,民警半信半疑地释放了我,却是限制了我的自由,在案子未侦破之前不准离开镇子。

            像这种穷乡僻壤的小镇子平时连小偷小摸的事情都少有发生,现在闹出了人命关天的杀人事件,整个镇子一下子都沸腾了起来,我这个杀人嫌疑犯成了头条人物,所有人都在街头巷尾对我议论纷纷。

            丑事传千里,不到半天时间,全镇子的人几乎都认识了我,弄得我就像个老街老鼠一样,瞅着那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我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白玲劝慰我:“如果你就这样一走了之,派出所肯定会认为你是畏罪潜逃,泼在你身上的脏水也永远都甭想洗干净。”

                              2

            傻妞的名字叫馨岚,是一个长很漂亮的女孩子,小时候很活泼伶俐,经常跑来我家里找我玩耍,她妈妈说馨岚很喜欢我,开玩笑地要把她嫁给我做老婆。

            小屁孩不懂事,大人的一句玩笑话还就当真了,我厚着脸皮点头答应了以后一定会娶馨岚做老婆,她私底下偷偷地找我跟她拉钩,要我承诺一百年都不许变。

            本来挺美好的童年岁月,但是随着馨岚妈妈的突然神秘失踪而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她一夜之间就神智不清了,还疯疯颠颠的随便乱咬人,我手臂上至今都还残留着她当年啃咬的牙痕。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馨岚的病情渐渐有所好转,已经不会再胡乱咬人了。“傻妞”这个不雅的称号开始从村民的嘴里嘣出来,她那原本美丽动听的名字现在或许早就已经被遗忘了。

            馨岚一如既往地经常跑来我家玩耍,我好了伤疤忘了痛,对她咬伤我手臂的事情没有记恨在心,每次她来我家玩,我都会把学校那些有趣的故事讲给她听,她安安静静地坐在我旁边用心地聆听着,一脸的羡慕。

            村里的小学校长多次到馨岚家做她爸爸的思想工作,说可以免费让她到学校去读书,可是不管校长怎样费尽唇舌劝说,她爸爸死活就是不肯答应让她去上学,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对于馨岚爸爸为什么不肯让馨岚到学校去读书,我心里一直都感到很疑惑不解,问我爸爸妈妈,妈妈训斥道:“别人家的事,你个小屁孩瞎操什么心?还真拿馨岚当媳妇呢。”

            我认为馨岚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如果可以让她到学校接受正规的教育,说不定还可以治愈好她的病,可是却被她爸爸硬生生地给剥夺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男女之事有了一定的了解,妈妈常常提醒我人言可畏,要我懂得避嫌。

            我开始躲避着馨岚,尽管一再小心谨慎,在她被害之后还是受到了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村民一番恶毒攻击,说我垂涎馨岚的美貌,千方百计诱惑她干下了龌龊的事情,最后东窗事发,为了掩盖罪行挺而走险谋杀了她。这一番恶毒的谣言编得有声有色,传遍了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几乎让我臭名昭著。

            馨岚爸爸也不知是受了哪个混蛋的挑唆,好像认定了我就是杀人凶手,三番五次跑来我家里闹事,满嘴脏话不停地骂派出所民警无能,案子查了一个多月,屁也查不到一个,现在又包庇罪犯任其逍遥法外,口出狂言地说如果派出所不把我拉去枪毙了,他就要用手里的大砍刀来弄死我。

            他纠结了一帮叔伯兄弟气势汹汹地前来我家,弄得鸡飞狗跳,我家族里的兄弟们不甘势弱,指着他的鼻子以牙还牙,在案子没有查清楚之前,如果谁敢动我一根汗毛,就要活埋了谁。

            现场火药味十足,双方人马都操着家伙拉开了架势,个个都瞪圆了眼睛在摩拳擦掌,不知是谁偷偷地拨打了派出所的电话,刺耳的警啸声呜呜地响着由远而近,围在我家院子里的俩拨愤怒的人群却丝毫不畏惧。

            “马上放下你们手里的武器!”所长手里拿着扩音喇叭,气急败坏地大声嚷嚷道。

            后来经过所长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解和吓唬,刚刚还咬牙切齿的俩拨人,愤怒的情绪渐渐得冷静了下来,手里的家伙也放了下来,却没有立即散去的意思,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到底是谁杀了馨岚。

                              3

            所长已经是说得口干舌燥,操着沙哑的声音下达了指令,要求村里的所有成年男性都要到村委会去抽血化验。话音刚落,围观的村民们便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都整不明白所长这到底是啥意思。

            其实村里面早就有传闻,说馨岚肚里子怀有两个月大的小孩,而我就是小孩的爸爸。流言蜚语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弄得白玲都开始怀疑我,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抽血,试探性地问我害不害怕?

            “清者自清,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没好气道。

            抽血化验还没有结束,那些医务人员突然就撤走了,令村民们个个都很莫名其妙,不过很快就有消息传来,小学校长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了。

            校长说他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馨岚的妈妈,看着脑袋痴呆的馨岚,他心里抵不诱惑,多次诱骗她到村里的废弃厂房干龌龊的事情,后来发现了她意外地怀上了小孩,他心慌了,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谁知中途出现了意外,馨岚拼命挣扎反抗,他一时失手便弄死了她。

            得知德高望重的校长犯了诱奸杀人罪,村民们个个都破口大骂,一致联名到派出所,强烈要求一定要枪毙了这个禽兽校长。

            经过法医化验的DNA数据对比,馨岚肚子里怀得孩子另有其人,这样的结果令派出所的民警感到很意外,案件另有内幕。

            医务工作者又来到了村委会继续为村民做抽血化验工作,村民们个个都脏话连篇,恶毒地诅咒着那个奸贼不得好死。

            抽血工作开始不久,所长接了一个电话,脸色铁青地开着警车走了。

            我很佩服那些打探别人隐私的家伙,都能赶上娱乐八卦报社的狗仔队了,所长前脚刚走开,就有人嚷嚷着报料,馨岚肚子里怀上的小孩原来是村长的种。

            馨岚爸爸家族的人早就红着眼睛站在一旁虎视眈眈,上一次得知是校长搞大了馨岚的肚皮,而且还狠毒地杀人灭口,他们一帮家伙就像一群土匪一样杀到了校长家里,把那里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个稀巴烂,差一点连楼房都给拆了。

            “甭管是真是假,先砸了再说!”其中有一个人大声嚷嚷着喊了一句,其他人立马操上家伙随声附和,哇哇地鬼叫着朝村长家里的方向直奔而去。

            在村委会里的村民们哄堂大笑,争先恐后的也朝村长家里走去,个个都想瞧瞧热闹。

                              4

            村长坐在派出所审询室里交待,说他有一次喝醉了酒,在回家的路上看见馨岚在小河边摸小鱼,当时她的衣服被河水溅湿了,妙龄少女的身体在他眼里极尽诱惑,于是把馨岚诱骗回家里强行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村长老泪纵横,以图博取民警的同情,他说他酒醒之后连肠子都悔断了。

            “这就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过你的认罪态度很不好,有村民指证你多次诱骗被害人到过你家里,你显然还隐瞒了不少罪行。”所长凌厉地盯着村长,神情严肃道。

            村长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巴张成O字型,脑袋瓜子快速地想着究竟是哪个多嘴多舌的王八蛋在背后指证自己。

            “我们对待犯法的人一向都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现在看来你这个村长不但是知法犯法,而且还罪不悔改,真是无药可救了!”所长点燃了一根香烟,厌恶道。

            “你们…你们不会枪毙我吧?馨岚不是我弄死的…你们一定要仔细查查清楚,可别…冤枉了…好人…”村长满脸的冷汗,支支吾吾道。

            “你也敢说自己是个好人?妈的,如果老子不是穿着这身警服,真她娘的想揍你一顿!”旁边做笔录的民警把手里的笔一摔,呼得站了起来。

            “你可别乱来,现在警察办案不准滥用私刑,不然我要投诉你…”村长到底是个见过场面的村官,不会被个小卒民警三言两语吓唬倒。

            所长摁灭了烟屁股,一声不吭地站了起来,他现在也为案件头痛不已,小学校长一直在嚷嚷着要翻供,刚刚法医送来了村长的DNA化验报告,村长也不是被害人肚子里孩子的爸爸,可是村子里成年男性的DNA检验工作已经完毕,却没有找出与死者小孩DNA相匹配的数据。

            所长拧紧了眉毛,心里疑惑地想着难道那个奸贼不是村里的村民?还是有漏网之鱼?要不要扩大搜索范围?

            “能确定没有漏掉任何一个需要抽血化验的村民吗?有没有认真仔细地核对过村民户口人数?”所长面无表情地询问道。

            “我们已经做了两遍核对,只是除了死者的一个亲叔叔之外…他是亲人家属…而且他在抽血现场情绪显得很激动,我们猜测他应该不会对自己的亲侄女下手吧?所以…”

            所长一拍桌子,低沉着嗓子喝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办案查找罪证务必事实求是,任何的疑点都不要轻易放过,死者二叔不愿抽血化验,这说明了什么?我看他一定是有问题,马上将他带回派出所问话。”

                              5

            民警去到村口,馨岚二叔正慌慌张张地拖着行李箱准备上车,稍晚一步就让他给溜掉了。

            派出所再次要求他做抽血化验,遭到他强烈地拒绝,嘴巴不停地吐着脏话,所长当机立断地对他釆取了强硬的措施。

            化验结果尚未出来,他已经耷拉着脑袋承认自己和馨岚发生过性关系,后来化验结果也很快就证实了那个小孩的确是属于他的。

            馨岚谋杀案查到这里应该可以结案了,可是他连续抽了几根香烟之后,却说还有一些事情要向民警交待。

            他说馨岚爸爸当年有一次喝醉了酒,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跟馨岚妈妈闹得很汹,后来还动了拳脚,馨岚妈妈被馨岚爸爸摁住了往死里揍。馨岚当时就在旁边,吓得哇哇地大喊大叫,拼命地拉着酒醉的爸爸,却是不起一点作用。她抹着眼泪想要到外面去寻求帮助,无奈房门被堵死了,只能流着泪水眼睁睁地看着妈妈被爸爸活活打死。飞起的鲜血溅满了屋子,她在血腥暴力的房间里哭干了泪水,哭到最后连嗓子都沙哑了,开始变得痴痴呆呆不言不语。

            “死者妈妈的尸体现在被埋在哪里?”所长捏紧了拳头,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尸体一直都被埋在那间房里面。”馨岚二叔很肯定道,他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害怕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说出了这桩十几年前的命案,而且他还要做污点证人指证自己的哥哥,以图可以减轻刑罚。

            派出所逮捕了馨岚爸爸,很快从他的房间里挖到了尸骨,整个过程除了围在四周看热闹的村民在叽叽喳喳以外,工作异常顺利。

            馨岚爸爸好像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一样,不吵也不闹,嘴巴在喃喃自语着:“报应,报应…我的报应来了…

            微信:LcM830752

            本文标题:傻妞

            本文链接:/subject/hazkpf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