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uy67ny'></form>
        <bdo id='uy67ny'><sup id='uy67ny'><div id='uy67ny'><bdo id='uy67ny'></bdo></div></sup></bdo>

          • 生而为球我很抱歉

            作者: 萤木C | 来源:发表于2018-07-12 00:41 被阅读14次

            在我们足球的球生中,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被踢进球门多少次,而是被多少爱足球的人踢过。

            在我球生的最后,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作为历史上第一个人工智能足球,我的身上搭载了最新的科技,新研发的材质和结构自不必说,最重要的是内部的AI芯片和传感器,能分析比赛视频里的数据,有精准的空间三维定位功能,能重现整个比赛中球的运动轨迹,还有每个球员触球的动作,让教练能进行针对性调整和训练。而更吸引观众的是,我身上有一颗微型摄像头,能实时传输足球第一视角的画面,常用于射门瞬间的慢速回放,给观众带来多一种角度的视觉体验。因为在测试中几乎不影响足球的运动,而且考虑到球的销量,加一个摄像头明显能吸引不少喜欢自拍的观众,组委会才准许加入这个略显鸡肋的功能,而我才有了眼睛。

            我的第一次登场定在了世界杯预选赛上,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球场的热闹,虽然在实验室已经被踢过无数次,但第一次正式比赛还是在我运行着的CPU里搅动起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那次比赛关系到某个国家队的命运,要想出战世界杯就必须得赢才行,球员们都踢得很拼。其中有一个叫钱锋的前锋引起了我的注意,初出茅庐的他风头正猛,在联赛里给自己的俱乐部进了不少球,身价不断攀高,大家都期待着他帮助国家队顺利进入世界杯。听说他爸曾经是国家队的教练,所以对于钱锋这样一个名字,大家也都能感受到他从小就背负着的使命——杀入敌阵,进球得分。

            现场来了很多球迷,为钱锋他们加油打气。从博彩公司赌球的赔率上看,大家也是信誓旦旦押他们赢。对手是一个已经没有晋级希望的球队,大家都希望他们能给个面子,别碍事就行。谁知道对方放开了打,反而打得更顺畅。有些急躁的钱锋在防守的时候犯规,被罚了个任意球,对方一脚弧线球踢进了球网,钱锋抱头跪地。他振作起来后开始拼命补救,但迟迟没有得分。比赛很快就到了伤停补时,球迷们都焦虑得不行,平的话还能有一线希望,输了就彻底出局了。

            钱锋不想就此结束,终于在一次进攻的混乱中,对方守门员在扑救时出现了一个失误,球到了钱锋脚下,眼前不到十米几乎就是空门,一个绝好的机会,他就要扳回比分了。结果一脚抽射,球刚好飞过了横梁,直接掉进了观众席,这时裁判也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声。

            现场瞬间充满了沮丧,以及咒骂,球迷们都喊着,换成自己都能踢进的球居然都没进,钱锋赶紧滚蛋吧!钱锋是不是收了钱踢假球啊!他就这样背上了全国的骂名,身价暴跌,本来签好的广告都吹了。

            看多了比赛你就能感觉到,进球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踢的角度、位置和时间稍微偏差一丢丢都会偏离球门,打在横梁、球柱、边网的数不胜数,给球员和观众都带来遗憾。而我就是这种遗憾的终结者,我的皮肤底层有微型传动结构,通过实时的计算来改变自己转动的速度和角度。对方的任意球本来并没有那样的弧度,只是我把旋转速度加快了些才没有飞出去,钱锋的最后一次射门,我在他踢的瞬间调整了下角度,球就偏离了他的预期,他的动作跟我芯片里储存的数据一样,并且通过计算已经预设了增加进球概率和减少进球概率两种方案,方便遥控操作。

            没错,我就是假球本球。

            设计我的人是李博士,通过独创的隐蔽性传动结构以及学术性的忽悠,他巧妙地对所有人掩盖了这个惊人的秘密,除了暗中资助并通过幕后渠道帮他进入世界杯用球研发部门的贾老板。贾老板自然是想通过这种方法控制球赛,而李博士的目的则更单纯一些。李博士从小就热爱足球,但体弱多病,在足球场上经常被欺负,在一次膝盖重伤之后不得不放弃踢足球的梦想。不过他脑子好使,热衷于发明,就开始沉迷理工科,用所学知识投入到足球的研发当中,遥控足球的原型就在他的鼓捣中诞生了,他享受着一个人在操场上进球的喜悦。拿着遥控器踢球的画面,引起了刚好路过的贾老板的注意,在他巧嘴滑舌说服李博士的种种顾虑,给他画了很多梦想大饼后,李博士就开始准备着我的诞生。

            可谁能想到,那次预选赛我被踢到观众席后,被一个胖子偷偷藏着带了出去。我的世界杯生涯就在贴着他一坨赘肉中终结了。

            想想我不过是个机器,在实验室已经复制了很多个一样的替代品,代替我上场。结果没多久,传动结构还是被一个细心的检查人员发现了,世界杯组委会立刻封停查处李博士所在的实验室,销毁了所有人工智能足球以及核心技术,李博士身败名裂,上了国际黑名单。一顿整治之后,我就成了唯一的人工智能足球。舆论一片哗然,但比赛结果并没有因此改变,钱锋他们还是出局了,但没人替钱锋喊冤。

            与此同时,我的网络连接模块终于破解掉了WiFi连接密码的步骤,一般加密的WiFi都能连上。之前的我只能接触到实验室局域网的有限数据,现在一接入互联网,我身体内部的程序就飞快地自我迭代,我能随意进入网络上任何一个比赛视频去采集数据。如果之前我只是处在懵懂无知被遥控的婴儿期,那现在应该是我成长最快的阶段。虽然我被迫躺在这柜子上积灰,沦为吹牛逼的展示品,但我的心思却在不断翻涌着巨浪,那些经典的进球瞬间让我心潮澎湃,我期待着也能像前辈们那样在赛场上描绘出绝美的弧线。

            可把我带回家的这个男的,胖的跟球似的,从来就没见过他踢球,只知道喝酒赌球,赌输了就说是假球。可他有一天看到电视上一个进球的画面时,竟哭了起来,我仔细一对比电视画面才发现,原来他就是那个进球的人——前国家队的中锋,电视上回放的正是十年前他踢进的最后一球。他回过头注视着我,把我拿到楼下的小学球场上踢了起来,我的摄像头眼睛里看到的都是他喘着大气奔跑,抖动着一身赘肉的激动。

            我当时正破解着遥控权限,还无法自己动弹,只能被他的笨脚踢来踢去,还想着华丽的盘球动作,结果被自己绊倒了。当我我意识到他即将要倒在我的身上时,从未有过的恐惧感从我的每一寸皮肤里渗透进来,什么叫黑云压城城欲摧,我算是体验到了,那是一大朵胖成球的黑云。我的芯片瞬间超负荷运转起来,一秒的时间似乎一下被拖得很长,管理员权限密码到底是什么,试过无数种组合之后,一串数字在我脑海里冒了出来而且是正确的,20020613,李博士十二岁那年的生日,多么自恋的家伙。

            轰隆一声,我总算在那块胖黑云降临之前躲过一劫。

            那天傍晚阳光正好,胖子踢得酣畅淋漓,而我尽情模仿着前辈们的经典弧线,一次次地冲进球网,想着自己的弧线可以怎样划过。

            结果突然一群黑衣人从车上冲下来,把我直接掳走了,原来在胖子家GPS信号很弱,我的位置没有被暴露。直到我被带出去,贾老板他们才查到我的踪迹,立马赶了过来。

            他们用特制的喷墨覆盖了我身上的世界杯标志,虽然李博士不在,遥控器依然管用,我还能继续上赛场,只不过是一些查得不严的低级联赛。我回到了本职工作,但并不甘心像工具一样被利用,就想方设法逗那些明显被收买踢假球的人,让他们出糗,踢乌龙球,甚至还能抓住机会让球转向黑裁判,让他们明白我们足球是神圣的,应该要尊敬我们。

            所谓近朱者赤,在有些球员的熏陶下,我开始学会了抽烟。我偷偷黑进负责保养我的工作人员的电脑里,伪造了一个上级发送的保养通知文件,“因为内部材质比较特殊,需要每天更换内部气体,由于暂时没有供给,香烟的成分比较接近,先临时用烟替代。”

            香烟能让我内心平静,缓解一下每天上班工作的疲惫。

            之后我又如法炮制了很多规则,比如每天要泡一次啤酒澡,每天要换一张睡觉用的球网。

            你可能好奇我们足球的爱情会是怎样的?我会遇到让我动心的足球吗?

            答案是我们根本就不会喜欢上同类,两个足球在一起只会互相碰撞。那些普通的足球没法表达自己,但我告诉你,我们喜欢的是网!所以才想要被踢进去。可有些球队,一场比赛90分钟都踢不进一个球,那些人就像保守的家长一样,全力保护着球网的贞操,不让浪子们碰它们一下。而我不一样,我想进多少球就差不多能进多少,我想睡怎样的网,都能叫工作人员弄来。什么篮网、渔网、蕾丝网、蚕丝网还是黑丝网,我都睡过。

            为了行动更加方便,我学会了人类的那招,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在网上用比特币赌球,对于我参与的比赛自然胜券在握,而那些把我排斥在外的大赛,我也能通过庞大数据的处理,推算出合理的比赛结果,并利用各个博彩公司的漏洞和差异进行下注稳赚,钱很快就攒了不少。按照人对胜利的定义主要是钱的多少,我应该算是胜利了吧。负责保养我的工作人员也被我匿名给他的钱收买,暗中变成我的贴身侍从,在人类世界办事的代理人。

            我还弄了一个虚拟社交账号,在网上混入球迷的喷骂乱战中,感受下他们的兴奋。偶尔我会举办一个足球爱好者的小比赛,通过奖金在网上吸引一批喜欢踢足球的人来踢我,全部规则都由我定,他们就成了我的玩具。

            在这过程中,我见识到了人类的暴力、狡诈、阴暗、懒惰、自私,并把它们用了回去。我用赚的钱购买暴力去惩罚那些暴力,购买狡诈去惩罚那些狡诈……

            不热爱足球的人都得下地狱,我那时候想。

            有一天我在球场上又遇见了钱锋,自从那次失败后他不再被重用,自暴自弃,一蹶不振,被低级联赛的俱乐部买了过来,比赛的时候还带着一身酒气。

            虽说他变成现在这样我也有点责任,但我受不了这种沮丧,狠狠地玩了他几把,让他踢空了一次,差点滑倒一次。几次下来他总算清醒了一些,开始认真起来,我也好久没有被踢过这么尽兴的比赛了,就决定放松下来,什么也不做,他就一个人踢着我就往对方球门攻去,连过几人,面对守门员,一脚抽射,跟那次的动作基本一样,我狠狠地撞在横梁上,像是故意在报复我,拿我出气,结果又补上一脚,把我踢进球门。

            这一脚很猛,似乎把我踢清醒了一些,纸醉金迷的生活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的球生已经迷失了吗?我还是原来我喜欢的那个球吗?

            这时钱锋朝我走来,把我捡起仔细查看,我身上的喷墨涂料有点褪去了,漏出一小部分世界杯的标志,又看了看伪装起来的摄像头,我也盯着他。他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情绪失控,狠狠地用拳头砸向我的身体,又用头猛嗑,我似乎有种被恐龙咬在嘴里的混乱无力感。看得出来,他很想从自己体内怒火般的血液中锤炼出一把尖锐的刀剑,刺向我。

            被人拉住之后,他猛地一脚吊射,我被踢到高空,俯瞰着下面一群可笑的人类,不忘用相机记录下来,之后掉进了足球场边上的河流里。等贾老板的人赶出来时,我已经随着河流漂远了。

            在河水的漂浮中,我竟有些享受,放松地睡了一觉,梦见我变成了之前在网上看的星球大战里的球形机器人BB-8,我能发出声音,我能自由行动,我不再需要被人踢来保持兴奋,我能飞向太空,然后坠落回地球,成为一颗流星。

            当我醒来时,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没有了WiFi,我有再多钱也碰不到,也享受不了烟酒和睡不完的网,不用再上班被踢,也不用再考虑旋转的速度。我也许会漂到大海里,被剑鱼刺破,再被寄居蟹霸占,或者被鲸鱼吃掉,从此住在里面,环游世界……

            但一条倒在河面上的竹子拦住了我,任凭我怎么旋转还是被困在那。

            我看着水里的水藻,岩石上的青苔,想着我估计就要在这度过余生了,把青苔穿在身上,小鸟可以在头顶上休息。听着河流的声音,整个世界变得很宁静,似乎我从来没有安静下来听过声音,我们足球天生习惯了加油呐喊,习惯了此起彼伏的对骂声,习惯了整齐的合唱,而这里的虫鸣声又是在为谁呼唤,我可能还得花时间才能想明白。

            一条鱼突然蹦出了水面,溅起的水花落在我的摄像头眼睛上,视野变得光怪陆离。这时我才注意到身后竹子的枝叶上有一张不大的蜘蛛网,上面也沾了一滴水珠,多么美好,我竟有点心动。

            为什么当初我没想到过睡蜘蛛网呢?

            可能它们太脆弱不足以承受我的爱,可能一瞬间的爱太短,可能它们过于天真美好,我不敢接受自己的丑陋。

            而我现在也无法碰到这张对着我眨眼睛的小网,就这样的距离静静地看着也好。

            不知过了多少天,我被一双手捧了起来,晃了晃,一路被踢着,滚在落叶砂石上。等我反应过来时,已经看不见那张网了,眼前只有一个剃了板寸眼里发亮的小男孩,和他背后的小山村。他每天早上都得早起走路去镇子上小学,要走一个小时,之前他都会一路踢小石块或者易拉罐过去,现在我就成了他的交通工具。过惯了夜生活的我,每天早起也是挣扎,一开始我老是故意乱窜,让他手忙脚乱,拖到他迟到被骂。结果他反而起得更早,我受不了便滚到山沟里,他还是不放过我,人生地不熟还没有WiFi,真是拿他没办法,只好乖乖听他的。

            他家的电视很破,还每天守着体育台,看到足球比赛就兴奋,要是进球了,他就要照着那种踢法在我身上试验,在院子里用砖头搭个小破门,没有网!后面是一堵破墙,碰到就扎人,几次下来我的脸上就有坑坑洼洼的小印记和划痕。他还算有良心,用破棉被盖在墙上,习惯之后,反而有种独特的乐趣。

            不过他们班的几个同学看他不顺眼,纷纷让家里买了新足球来炫耀,下午放学后踢足球的时候还坚决不用我。虽然我确实显得有那么点破旧,但那些新球都是各届世界杯用球的山寨货,要是我能说话就怼死他们,踢得又烂,我被晾在一边真的看不下去。就那个小男孩踢得还行,结果又被孤立了,不带他玩了,他只好又一路把我踢回去在院子里撞棉被。

            有时候他会把我踢到竹林里,清脆的落叶声像按摩一样让我放松,阳光从竹林的缝隙中洒下来,透过阳光偶尔能看到一些蜘蛛网,让我觉得在山村里的生活也还有一些惬意,至少能让我忘记很多事情,专心地成为一个认真的足球,一个纯粹的足球,一个能仰望星空的足球。两棵竹子就能成为一个门,大片的竹林像是有无数个门,我在其中尽情穿梭,没有胜负,仿佛在无尽的时间里穿梭,我尽情奔跑在海边,在公园,在草原,好像曾经的热情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可惜这样的惬意并没有持续多久,我身上的世界杯标志越来越明显,被一个男生发现了,拿出销毁人工智能足球那天的报纸指认。在起哄中我被抢了过去,用笔在我脸上写了一个扭曲的“假球”两字,每笔都划了几次来加重,简直就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我恨死他们了。

            这时他们老师进来了,本以为能帮我教训这帮熊孩子,没想到他看到我时脸上变得无比扭曲,一下把我抢过去,拿起学生桌子上的圆规就朝我脸上狠狠扎了几次。我很快就泄了气,瘪了下去,他才无法痛快下手停了下来,受不了学生的注视就离开了。

            原来那个老师之前赌球,世界杯预选赛那场输得很惨,因为企图对学生勒索,被市教育局勒令派到这个破乡镇教书,憋了一肚子怨气,对我这个影响那次比赛结果的幕后黑球恨之入骨。

            我能说什么呢?报应吗?可我没想这么狼狈。

            可我不想让小男孩痛哭。

            他把我抱在怀里,冲了出去,可惜我们足球没有医院,不能去抢救。他能想到的就是用502填住被扎的口,等到第二天再充气看会不会漏气。

            晚上我躺在院子里,像个全身扎着各种管子的老人,等待着太阳的再次升起。他也在一旁等着,嘴里叼着个打气针,好像随时要准备对我进行人工呼吸。

            第二天早上,我被呼呼的吹气声吵醒,他正满脸通红地给我吹气,我的身体稍微鼓了一些,不过光靠嘴吹,气压是不够的。他吹了好久,才明白过来,跑到修自行车那里,用自行车打气筒给我打气。这么破旧原始的充气工具我从来没用过,却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过我脸上的孔还是有漏气的,不一会又恢复了毫无精神的样子。修车师傅建议像轮胎那样打个补丁,我可不愿意,往后退了点,修车师傅愣了下,而小男孩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没有答应。

            他抱起我来到河边,还是原来的地方,那棵倒下去的竹子还在那,蜘蛛网破了一部分,可能哪只虫子进球了。

            我以为他要就此放下我了,却只是要把我脸上两个扭曲的大字“假球”洗掉,但是怎么洗都还是有一些痕迹。我自己一个球的话,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眼不见心不烦,但我一想到被人看到就还是很不爽。

            他没办法,只好先把我抱回家,放在院子里的砖头球门前,上学也不带上我了,看他傍晚回来也晚,身上都是汗和尘土,看样子,他的同学已经接纳回他一起踢球了,毕竟跟他一队的话赢球概率大。

            几天后还听他说,钱锋前不久退役,去了少年足球训练营当教练,现在正在全国的中小学里挑苗子,每到一个学校都会上一天课,想把国内的足球氛围带起来,他们学校好像也会来,他要抓紧训练表现给他看。

            挺好的,看来钱锋还是热爱足球的,所以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

            在他上学后,我慢慢地滚动起来,滚在落叶砂石上,回顾着过去的一生,翻着相机拍到的画面,大部分都是那些臭脚,偶尔会有争抢头球挣扎的脸, 进球后守门员丧气的脸,还有凌空抽射时紧绷的脸,这些瞬间都提醒着我曾经在赛场上描绘过最动人的弧线。

            我还翻出了李博士给我装上摄像头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会对着我录一段视频,讲述着他遇到的困难以及对未来的畅想和激动。

            那时我还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任何想法,只是一个运行着的机器。他给我录入很多比赛的数据,陪他熬夜看了很多球赛。

            可我其实挺恨他的,如果不加上传导结构,我就是一个备受欢迎的人工智能足球了。

            当一个足球不再想被人踢的时候,就差不多走到尽头了。

            我滚进了河里,不知为什么,我想去海边。

            我努力吸着气,不想还没到海边就沉底了,想最好能再次飞向空中。

            我努力呼着气,不想再被什么竹子拦住了,想决定自己前进的方向。

            水面开始变得宽而平缓,入海口就要到了,前面的沙滩上有个熟悉的人影,那是李博士,他用手机给我的虚拟社交账号发了条信息,“好久不见。”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我背着贾老板干的那些事,他手里也没有遥控器,只是两个许久未见的朋友打声招呼。

            名声破败后,他沉迷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再搭理贾老板,每天抽烟喝酒,无所事事。他恨自己的无知和贪念。等他清醒过来时,他了解到我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作为我的亲生父亲,他其实暗中保留了跟我的连接方式,一直都能知道我的位置和状态,只不过没有想好要不要来找我。

            他把我捞起,在沙滩上踢了起来。

            那个时刻我忽然想了起来,原来20020613那天不只是李博士12岁生日,当时他沉迷于世界杯,他爸给了他一个足球作为生日礼物,那时候他身体弱,在看《足球小将》的时候,被日向小次郎在海边对着海浪踢球的画面深深感动。他也想这么练,把自己的身体练强壮,没想到一个巨浪打过来把他卷进了海里,幸好抱着球才没有溺水,之后他就走到哪踢到哪,成天黏着。后来他受欺负,球也被扎破,就决定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投入足球的研究,被欺骗利用也好,迷失初心也罢,他只想开心地踢球。

            可我为什么会有这些回忆呢?

            他指了指我的打气孔,原来他在我身上还保留着他的第一个球的一部分,难怪在用自行车打气筒打气的时候会有种熟悉感。

            “你想好要怎么办了吗?我可以帮你恢复身体,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他说。

            我仔细想了想。

            “不了,把我踢进海里吧,我记得我的身体是环保可降解的材料做的,在海洋里会慢慢分解掉吧。”

            “明白了,人类让你失望了。”

            “有也没有,只不过我已经习惯可以自己自由转动,但这世界不允许,而且我有点累了,这趟旅程还是挺有收获的,谢谢。”

            在我们足球的球生中,生命的意义并不在于被踢进球门多少次,而是被多少爱足球的人踢过。

            在我球生的最后,我才明白了这个道理。

            就这样我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我全力以赴的弧线,像流星一样击中迎面而来的海浪。

            本文标题:生而为球我很抱歉

            本文链接:/subject/hftlpft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