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uy67ny'></form>
        <bdo id='uy67ny'><sup id='uy67ny'><div id='uy67ny'><bdo id='uy67ny'></bdo></div></sup></bdo>

          • 美文网首页 散文 • 书评 • 小说 • 诗 半城心雨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作者: 情傷沐天 | 来源:发表于2018-07-12 00:53 被阅读0次

            民国之时,她是一位传奇艳绝的女子。她,一步一步走过的人生路是艰辛而曲折的。不过,她自信坚持,从孤儿——雏妓——小妾,逆袭演绎成一位对美的艺术追求者。从社会的最底层而成为知名画家。她的名字,叫潘玉良。

            她,是如何从妓妾到名画家的呢,我们就从她一步步走过的路里细细聊下。

            潘玉良

            潘玉良原名陈秀清(1895.06.14——1977年),江苏扬州人。后改姓名为张玉良。她的幼年是极其不幸的。出生于古城扬州的一个贫穷家庭里,一岁丧父,八岁丧母,成孤儿后被舅舅收养。然而,舅舅是个狠心的人,还是位瘾君子,常年吸食鸦片将家产败光。为了解瘾,在她十四岁的时候,财迷心窍地将外甥女给卖到了妓院,成了雏妓。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国人对妓女的形象总是嗤之以鼻的,但是真正自愿从妓的又有几人呢?虽有二八年华,但是潘玉良的容貌一般,虽然身材还算高挑,但是脸庞有点宽大,眉弯如弓,其唇紧闭。就是因为她并不出众的容颜,才使她能少受嫖 客的摧残。17岁,她的人生有了转机,当时海关总督潘赞化到任。芜湖商界为收买他,为他们多行方便,便设宴为潘赞化接风洗尘。就是这一天,潘玉良被请来唱曲助兴,也许是被压抑得太久了,潘玉良所唱的古调,凄凉哀怨,她用歌声述说着自己的委屈与无助,潘赞化听到动情处,不禁凄然泪下,被这位歌女凄凉的歌声所触动。这天夜里,潘玉良便被留了下来,服侍潘赞化。潘玉良就把自己凄苦的身世娓娓道给他听。

            潘赞化
            潘赞化可是同盟会的老人,在日本就结识了孙中山,在中国还跟陈独秀一起办过报社,他参加了推翻封建王朝的政治运动,为人正直刚毅,心地善良。商界拉拢他失败后,便到处宣扬潘赞化沉迷于花街柳巷,嫖妓快活。潘赞化本是清白之人,容不得污水溅身,索性娶了潘玉良为二房。在当时,陈独秀夫妇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虽然潘玉良是北里女子,但是潘赞化并不因此嫌弃她。相反,他敬重她、欣赏她。他曾经为她写过如此诗:“原是冰肌洁白身,玲珑心曲本天生。漫言埋没无颜色,一出污泥便可人。”潘赞化还买来纸笔墨来教她识字诵书,并还请了当时的邻居上海美专的洪野先生来教她绘画。时间长了,潘玉良有了兴致,并开始学习临摹。洪老师一看她的作品,十分惊叹,大为赞赏。潘玉良过人的天赋,终于让伯乐找到了千里马。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潘赞化十分支持潘玉良学习画画,提议她进学校深造,由于她的作品出类拔萃,超过了在校学习的学生。美专的校长刘海粟看了,赞不绝口。潘玉良有了信心,决定报考上海美专,可是事与愿违,没有被录取。原来潘玉良有过青楼的历史,再加上她报考的是西方人体绘画班,国人对这种画一时还无法接受。新闻媒体为抓住看点,攻击上海美专,连妓女都能进学校学画画,大伤风化。教导主任迫于舆论压力,拒绝招收潘玉良。校长刘海粟得知此事,暴跳如雷,直骂教导主任榆木疙瘩,不可理喻。潘玉良的潜质他已十分清楚,埋没这样的人才,对于搞艺术的人来说是极其残忍和不道德的。于是,他顶着舆论的压力,独断专权,招收了潘玉良。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1918年,潘玉良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取了上海美专。当时学校里议论纷纷,她却十分平静。同学们总拿她的妓女身份进行嘲笑,她抿嘴不语。她就是这样内敛稳重的人,除了画画,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随他们说去吧。陈独秀看在眼里,就鼓励她走出国门,去国外深造。1921年,她赴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和里昂国立美术专门学校学习。1923年,她考取了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当年徐悲鸿也与此学习。1925年,她因得到罗马国立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康马蒂教授的赏识,而成为该院的第一位中国女画家。1929年的春天,她一连四月未见家信和津贴,一次在课堂上晕了过去,教授和同学们见状不忍,凑钱给她,正在这时,传达员高喊:“中国的张玉良女士,你的汇票!”同学们围拢来一看,是欧亚现代画展评选委员会的,附言:

            “潘张玉良女士,你的油画《裸 女》荣获三等奖,奖金五千里尔。”
            潘玉良《裸女》

            在国外学习期间,潘赞化除了物质上给予潘玉良以支持,精神上也给予潘玉良以温暖,潘玉良深深地爱着自己的丈夫。1940年巴黎沦陷。纳粹到处横行霸道。这期间,潘玉良从城市迁居农村,以卖画为生。除了自己的生活所需,还把多余的钱寄回祖国,用来抗日。从此,我们可以看出她是一名爱国的画家。在迁居海外的中国人中,潘玉良是独树一帜的。她有“三不”,不谈情说爱;不加入外国籍,始终承认自己是个中国人;不与任何画廊签约。我们从这“三不”中,可以看出她对爱情的专一,对祖国的热爱,对艺术的忠诚。她是一名真正的画家。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1928年,潘玉良在祖国第一次办画展,国人根本不去看她的画,还是在议论她的身份,这事令她伤心至极。她的《人力壮士》明明是在表达中国抗日的精神。画中男性强健的体魄,却被某位卑劣人士解读为一个妓女对嫖客身体的赞美。此事犹如一把利剑扎在潘玉良的心坎上,离开祖国就成了她最无奈的选择。从潘玉良自己的意愿上来说,她是想留在祖国发展的。在国内期间她做的很多事情就可以说明。1929年担任上海美术专门学校西画系主任。1930年兼任新华艺专、中央大学(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为南京大学)教授、导师,执教往来于宁沪。于上海创办“艺苑绘画研究所”。她还曾协助蔡元培先生组织“中国美术学会”。1934年还曾经捐赠过玉雕佛像并开展支援绥远军民抗战的义演。对此事,田汉还撰文高度评价。然而国人对她的偏见始终不能改变。潘玉良受尽屈辱,只得离开祖国,离开自己最深爱的人。她走得很伤心,走得很无奈。在异国他乡,她和艺术生活在一起,就是一辈子。还是异国他乡的人承认了她在艺术上的造诣,各项荣誉纷纷而至。这是对她人格的尊重,对她事业的尊重,对她灵魂的尊重。

            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1977年,潘玉良这位爱国的画家,在异国他乡带着对祖国、对爱人深深的依恋,停止了呼吸。她的遗作和遗物,已运回中国合肥市。她的一生是辉煌的,又是痛苦的。

            本文标题:从孤儿到妓妾,最后成长为民国著名女画家的潘玉良

            本文链接:/subject/szzkpftx.html